仟棂

中二精分

【双雷】震惊!当海盗雷遇上皇子雷……

#我流海盗雷x皇子雷#
#不会起标题的我扑通一声跪下哭出声#
……可以看作是梦吧

      眼前的一切都让人觉得虚幻而又不真实。
     
      似是久远记忆里的鸟鸣,五彩的爬藤植物挂满了仿佛延伸到世界尽头的墙壁,却被修剪地十分整齐美观——像极了自己小时候经常躲去逃过众人视线的后花园的墙壁——不过那时候的自己好像还从未翻出过那堵高墙。
     
      雷狮一时兴起,反正此时也无事可做,也已强到不再畏惧什么,干脆遂了儿时的心愿,翻上墙去看看。虽然如今早已不是当年的那种心情。
     
      Wow,满院的名贵花草,连里面也这样像啊?雷狮心下感叹着,悄悄隐在一棵大树旁,四下大量起来。皇家所养的鸟儿在这寂静的园中鸣叫,而坐在墙头的雷狮却是看到了一个悄悄移动的小皇冠和若隐若现的红色小披风。随后,雷狮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微笑——这是什么情况?遇到小时候的自己了?这还真是有趣。
    
      而另一边的小皇子小心翼翼地躲开那群烦人的仆人,轻车熟路地溜进了后花园——也不知是第几次了,反正自己会有方寸,那些仆人是不会自找麻烦的。等确定自己可以安心继续研究“逃跑计划”时,敏锐的小皇子立刻察觉了这里属于陌生人的气息。小皇子抬头,准确地看向雷狮所藏匿的地方,稳了下心神,依旧带着孩子的稚气和与生俱来的傲气开口:“什么人?”“呵呵,真糟糕,被发现了啊。”随着陌生却微妙的嗓音响起,小皇子的面前跳下了一个人。和自己一样的紫色眸子,和自己一样的灰蓝色头发,连五官都带着相似,却是比自己高了不知多少;穿着短袖连帽衫,带着一条印有五角星的头巾,与这偌大的皇宫格格不入,但带着和自己同样的高傲,却多了一份张狂与小皇子还看不懂的神情。但毫无疑问的是,这个人,令小皇子十分向往。

      “你……”小皇子愣了一下,再次开口,“你是多年后的我吗?”“哟,反应挺快也胆子挺大嘛,小,皇,子。”雷狮听到对方的问题不禁大声笑了起来,“虽然听起来很荒谬,但还真是。”听到被故意加重读出的“小皇子”三个字,小皇子抿了抿嘴唇,自己最清楚自己有多想逃离这个皇宫,多想摆脱这个身份。随即,小雷狮便抬起头直视着多年后的自己的眼睛,抬手指向那堵墙,带着习惯的命令的口吻:“我知道了。宫墙之外,带我去。我知道你做得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雷狮再次笑了起来,“真不愧是我,”但并没有答应眼前这个年幼、高傲而倔强的自己,反而是摸了一把小孩子的头,随手拿起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小皇冠,将它挂在食指上转着玩了起来。

“啧,这可就不好玩了,我的小皇子。相信我,会有一天,你能自己踏出这座宫殿。”

【这星辰大海,终是你的征程。】

不会画男孩子私心涂个性转qwq
涂不出安姐和雷姐万分之一的美qwq
……好了就这些废话x

【方王】520的表白

标题废没救了
方王,还有一点可以忽略的刘卢
520好想码个小甜饼
私设群是方士谦偷偷建的,里面没有王杰希
好吧私设还有一堆……
时间大概第十赛季之后
想哪写哪
OOC预警
好的就这些

5月20日,一个充满恋爱的酸臭味的日子,一个猝不及防就会被撒一脸狗粮的日子。好吧虽然狗粮这种东西天天都会有,可也不得不说这两天格外多一点。然而,这并不妨碍各大战队每天的训练。

微草战队内,趁着训练之余,各队员们或是刷微博或是刷空间或是看论坛,或多或少都感受到了来自充满粉红泡泡的世界的恶意。

——微草里世界群——
冬虫夏草:在这个特殊而又不特殊的日子里
飞刀剑:我们战队的颜色显得格外刺眼
竹沥:两只黄鹂鸣翠柳,我们都是单身狗:)
木恩:那个……小别哥,小卢的头像已经闪了好久了,真的不打算回消息吗?
叶下红:别说了快把他送到局子里去:)
方士谦:啧啧,居然不好好训练在讨论这些。也对,你们队长那个性子估计根本没想过队员还有感情问题这种事情吧,看看都把孩子们憋坏了
冬虫夏草:师父!?你怎么上线了?
方士谦:怎么?失踪人口吓着你们了?来B市出差想起你们了呗,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今儿下午说不上就去看你们了,崽儿们

  方士谦也是个心思缜密顾得了大局的人,退役后找了份不错的工作,算是混得风生水起。而新工作毕竟是在职场,方士谦也是收敛了以前略傲娇别扭的性子。但有时还是忍不住会想起当年自己近乎幼稚的挑衅和淡定应对自己的两只眼睛有些大小不一的少年。哼,谁知道那个犟脾气脑回路清奇又不说出来的小队长到底怎么和自己的队员和谐友爱相处的啊,我才没有关心的意思【划掉】

  王杰希看着今天状态不是很好的队员们表示十分不解,然后他想起了刷微博时粉丝们说什么今天是520,可能队员们也受影响了?随即便开口:“现在都认真一点,今天训练结束早一点,之后你们再自由活动去。”听了这话,微草众人的内心有些挣扎:不,我们要不要告诉队长方神要来?要是告诉了岂不是会被发现训练时聊天还背着他建了一个没加队长的群?但是好想看队长听到方神来的时候的反应啊……【得了吧你们队长早知道你们在干什么了只是不知道聊天内容罢了】巡视了一圈也不知队员内心的OS的王杰希直接丢下一句:“现在不好好训练的就留下来加训。”徒留微草众人在原地欲哭无泪。

  下午,一个对于王杰希来说颇为意外的来客到访,而其他队员只说了句“前辈好”便躲回自己的位置准备看戏。
  “小队长下午好啊!”训练室里响起了熟悉的声音,看着队员们似早已准备好的熟练地打招呼和看戏的举动,王杰希心下明了队员们早上应该已经知道了这人要来。“方士谦?你怎么来了?”飞快地接受了现实的王杰希抬眼看着来人问着。“当然是想小队长了啊!唉,你看看你把队员压迫成什么样了,今天还不给放假让小年轻们找对象去。”不正经的回答让王杰希的眼角抽了一下,回道:“战队日常训练,不是节日放什么假。”“哦哦,我就顺便来看一下,既然没什么事的话,”方士谦一脸赖皮地笑着随手拉过来一张椅子,“那我就看你们训练好了!”随即便像个大爷一般坐在王杰希的身后。

  五分钟后,王杰希忍受着来自前•弃疗【划掉】治疗之神智障【划掉】灼灼的目光,不为所动。
  十分钟后,王杰希忍受着众队员偷偷的、小心翼翼的、时不时瞟过来的目光,抽了抽眼角。
  十五分钟后,王杰希无奈地站起了身,对身后的人说:“前辈,要不我带你走走吧。”现在这个情况,恐怕只有自己和方士谦都出去队员们才能静下心好好训练吧。“好的,小队长!”方士谦欣然接受,然后屁颠屁颠【划掉】一脸愉悦地跟了上去。

  走出训练室的门,魔术师王杰希陷入了沉思:是什么时候自己和队员交流有了障碍,队员对自己的依赖已成为一个天大的漏洞了呢?可怕的是,直到叶修提出时自己才猛然发觉,好像,以前也没有这样的问题啊?或者……在身边这人还没走的时候,这个问题还不是特别严重以至于自己没有发觉……可到底是为什么呢?
  方士谦倒是笑吟吟地自家的小队长神游天外,一只手不知何时已搭在了王杰希的肩上。自己的小队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呢。【笑】不过对于自己以前幼稚的拌嘴却意外地缓和了王杰希与队员之间的交流脱节这种事,方士谦也是哭笑不得。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杰希才惊觉自己肩上多了一只“咸猪手”,却是意外的并不讨厌,甚至还有点……高兴?不过随即便想起了正事:“所以说前辈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5月20,出差顺便来找小队长表个白啊。”魔术师的大脑立刻当机,方士谦却是低声笑了出来,“我现在的工作还算不错,还有能力养个小队长,小队长要不要考虑退役之后跟我走?”“谁要你养了?”王杰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还有我的微草。”“孩子们终究会长大,你瞎操什么心啊,你的队员们现在这个样子,你敢说没有你的功劳?”王杰希愣了一下,“不过说真的,小队长,我喜欢你,余生,我陪你走吧。”

  夕阳透过微草俱乐部的窗户洒在方士谦难得有认真表情的脸上,魔术师的脑内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或许是这么多年来对微草的感情,或许是审视了一下自己对方士谦的感情,只是见到魔术师的眼中有泛起了笑意,郑重其事地说:“好。”








——微草里世界群——
叶下红:恭喜队长终于嫁出去了!
飞刀剑:恭喜队长终于嫁出去了!
独活:恭喜队长终于嫁出去了!
……
方士谦:走,今天晚上方神请你们吃饭:)

【伞修】

#大概是伞修#
#伞修伞无差#
#标题废#
#ooc预警#
#玻璃渣#


苏沐秋离开的第一天。
叶修看着有些乱的被称之为家的地方,才想起平常都是苏沐秋照顾着沐橙和他,每天或多或少都会收拾一下。起身,想着那人的习惯,认真将屋子打扫起来。
“哟,游戏死宅也知道从椅子上站起来了啊,不容易啊!”如果他还在的话,肯定会发出这样的调侃。

苏沐秋离开的第二天。
叶修无意间瞥到了苏沐橙桌子上的三人合照。还记得那天沐橙一时兴起,看到了街边的小照相馆便提出要照一张合照。两位哥哥表示无所谓怎样都好,而沐橙却把洗出来的照片当作珍宝一样装进相册抱在怀里,回家后就放在了桌子上。叶修看得出神,那人的音容笑貌还在脑海挥之不去。

苏沐秋离开的第三天。
叶修看着这个三个人住显得拥挤如今却感觉格外空旷的地方,想起他最后一次出门前还说着:“等我回来!”可是,他再也回不来了,这个充满三人生活着的气息的屋子,却仅剩下了两个人。

千机伞,散人,秋木苏,沐雨橙风,君莫笑,嘉世,……
到处都是那个少年存在的痕迹,可是,他却是确确实实不在了。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喜欢的人在身边而对方却不知道,是不是啊……”联盟选手群里的那些人还在开着玩笑,叶修却在屏幕前沉默着,手里的烟已经熄灭。

呵,说什么呢,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生与死。